2015年航空业界十大新闻

1、美海军X-47B无人机完成史上首次自主空中加油对接

1、美海军X-47B无人机完成史上首次自主空中加油对接

4月16日,美国海军X-47B无人作战飞机技术验证机的502号原型机成功完成了无人机首次自主空中加油对接。在当天的测试中,一架KC-707充当加油机,X-47B作为受油机从1.6千米的距离上尾随加油机,然后用自身的光学传感器和摄像机进行跟踪和接近,并最终完成对接。

2、西科斯基S-97高速直升机成功首飞

5月22日,西科斯基的S-97高速直升机首飞成功,这是美国两款未来高速直升机方案中的首款产品。S-97安装了两台GE公司的YT706涡轴发动机,驱动一副共轴双旋翼和推进尾桨。S-97带外挂武器时的巡航速度为220节,不带外挂时巡航速度可达240节。11月6日,洛马公司宣布完成对西科斯基公司的收购,西科斯基今后将成为洛马公司任务系统与训练业务的一部分。

3、“阳光动力”2号完成跨太平洋飞行

 

7月3日,瑞士生产的太阳能动力飞机“阳光动力”2号完成首次跨太平洋飞行。该飞机从日本名古屋起飞,历时117小时52分钟、飞行3894海里后降落到美国夏威夷。但其太阳能电池由于过热而损坏,在修复之后飞机预计在2016年4月继续飞往美国西海岸。“阳光动力”2号于2015年3月从阿布扎比开启环球飞行活动,已先后经停阿曼、印度、缅甸和中国,此次跨太平洋飞行是整个13段环球航程中的第8段。

4、留尼汪岛发现MH370残骸

 

7月29日,法国驻留尼汪岛空军在该岛沿岸发现一片疑似襟副翼的飞机残骸,残骸长约1.83米,上面附有甲壳类海洋生物,说明它已经在海水中浸泡了很长时间。这块残骸于8月1日运抵法国图卢兹近郊一个隶属于法国国防部的航空技术分析机构进行鉴定。8月6日,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宣布,飞机残骸经鉴定属于MH370航班。

5、美国交通运输部拟对小型无人机进行注册管理

 

10月19日,美国交通运输部宣布计划对小型无人机进行注册管理,相关规则在年底前就位。此举是为了应对民用无人机销售的爆发式增长及其给民航运营带来的安全隐患。

6、诺格公司赢得美国下一代轰炸机合同

10月27日,诺斯罗普·格鲁门(诺格)公司被选为美国空军远程打击轰炸机(LRS-B)项目的总承包商。竞争对手波音、洛马团队对美国空军的决定发起了抗议,但于事无补。LRS-B轰炸机预计于2025年投入服役,将逐渐替换B-52、B-1、B-2等轰炸机。按照2010年的美元币值计,项目研发费用为214亿美元,按采购数量为100架计算出的单机成本为5.11亿美元。

7、洛马公司完成对西科斯基公司收购

11月6日,洛克希德·马丁(洛马)公司宣布完成对西科斯基公司的90亿美元收购案,西科斯基公司将成为洛马公司任务系统与训练业务的一部分。西科斯基公司是美国海军MH-60R/S直升机的总包商,是美国海军VH-92总统直升机和美国空军HH-60W战斗救援直升机的主供应商。

8、土耳其击落俄罗斯苏-24

11月24日,俄罗斯空军一架苏-24战斗轰炸机在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处被击落。机上两名飞行员,一人死亡,另一人已被安全获救。当天,俄方取消了原定25日在土耳其举行的俄土外长会晤。

9、诺格公司公布第六代战机设计概念


12月11日,诺斯罗普·格鲁门(诺格)诺格公司召开新闻发面会,针对美国空军和海军即将着手的F-X和F/A-XX计划首次公开了两种无尾战斗机的设计概念,可分别替代美国空军的“猛禽”和美国海军的“超级大黄蜂”战斗机。诺格公司的设计方案重点强调了使用激光武器摧毁目标的能力。与电磁辐射、先进的定向能武器和生存能力等要素相比,热力学管理和控制水平毫无疑问成为赢得第六代战斗机竞争的一个重要衡量指标,但诺格公司并没有透露相关细节。

10、庞巴迪CS100客机获颁加拿大运输部型号合格证

12月18日,庞巴迪商用飞机公司宣布,其全新研制的CS100飞机获得加拿大运部颁发的型号合格证,为该机在2016年第2季度的交付并通过首家运营商瑞士国际航空公司(SWISS)进入市场铺平了道路。而更大座级的庞巴迪CS300的取证工作预计可在6个月内取得型号合格证。庞巴迪的C系列被认为是近30年里唯一一款100至150座级细分市场开发的全新系列飞机,这是一个令人瞩目的成就。庞巴迪已收获603架C系列飞机订单,其中243架为确认订单。

2015年3月24日 德国之翼航空公司一架空客A320在法国南部坠毁

时间:格林尼治时间9:47发出求救信号,北京时间17:37坠毁

航班:4U9525

事件:一架空客A320在法国南部坠毁,航班属于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德国之翼”航空公司

人员:机上有144名乘客和6名机组人员

时间:格林尼治时间9:47发出求救信号,北京时间17:37坠毁

航班:4U9525  ,从西班牙巴塞罗那飞往德国杜塞尔多夫

事件:一架空客A320在法国南部坠毁,航班属于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德国之翼”航空公司

人员:机上有174个座位,共有142个乘客,6个机组人员。

就死亡人数来说,此次空难是1981年以来发生在法国本土的最严重空难。1981年,一架客机在法国南科西嘉省首府阿雅克肖附近失事,机上载有180人。

坠毁的空客A320客机已经飞行了24年,其于1991加入汉莎机队。

德国之翼航空公司是总部设在科隆的一家廉价航空公司,成立于2002年,2008年被汉莎收购。该公司机队共拥有81架飞机,其中包括42架空中客车A319-100、18架A320-200、21架庞巴迪CRJ900,平均机龄9.2年。

 

国产大飞机C919延迟交付内幕

鏖战大飞机  

  C919在9月19日打下第一个铆钉,国产大飞机首飞在望。此时此刻,从国家领导人到各界精英,从国内从业人员到全球业内人士,都对中国的大飞机产业能否就此起飞给予更特别、更急切的关注。  

  航空是个复杂的行业,即便有了资金,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体制,也不能百分之百地确保起飞成功。一架大飞机约有400万个零部件,仅是一个燃料效率的个位数百分比差异,就能决定喷气客机的成败。  

  面对即将井喷的千亿元产值级别的大飞机配套产业,国内企业能分到多大的蛋糕,还是未知数。C919的发动机、飞控、航电、液压等几个核心系统,还是以来自国外为主。此外,由于C919首飞比原计划推迟一年,已致部分国内供应商遇到窘状。  

  大飞机制造是一项浩大工程,何况对于白手起家的中国航空工业。大飞机的成功,除了操盘者中国商飞之外,自然是国人共同的梦想。谁都期待梦想能尽快成真。  

  C919产业链布局  

  中国民航工业终于等到了翻盘筹码,但须谨防汽车工业的老路。

鏖战大飞机

C919在9月19日打下第一个铆钉,国产大飞机首飞在望。此时此刻,从国家领导人到各界精英,从国内从业人员到全球业内人士,都对中国的大飞机产业能否就此起飞给予更特别、更急切的关注。

航空是个复杂的行业,即便有了资金,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体制,也不能百分之百地确保起飞成功。一架大飞机约有400万个零部件,仅是一个燃料效率的个位数百分比差异,就能决定喷气客机的成败。

面对即将井喷的千亿元产值级别的大飞机配套产业,国内企业能分到多大的蛋糕,还是未知数。C919的发动机、飞控、航电、液压等几个核心系统,还是以来自国外为主。此外,由于C919首飞比原计划推迟一年,已致部分国内供应商遇到窘状。

大飞机制造是一项浩大工程,何况对于白手起家的中国航空工业。大飞机的成功,除了操盘者中国商飞之外,自然是国人共同的梦想。谁都期待梦想能尽快成真。

C919产业链布局

中国民航工业终于等到了翻盘筹码,但须谨防汽车工业的老路。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肖隆平  

9月19日9时19分,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南侧,第四跑道和待建的第五跑道之间,两名工人打下了首架国产大飞机C919机体对接的第一个铆钉。

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国商飞”)副总经理兼C919总设计师吴光辉随即宣布,国产大飞机将于2015年首飞。这比原计划推迟了一年。

如果首飞成功,这不仅标志着中国打破长期由波音、空客等少数制造商垄断大飞机市场的局面,更意味着价值千亿元规模的中国飞机配套产品市场将现井喷。

然而,中国大飞机能否真正开启崭新的篇章,不仅仅靠C919这个躯壳“孤独”起飞。相对落后的国产配套产业,后面还有诸多问号。

就像彩电、汽车等中国制造所面临的某些尴尬一样,中国企业往往能够造出壳子,攒出整机,但在发动机等关键核心部件上,摆脱不了“外援”。

C919同样如此。比如,最核心的发动机来自美国通用公司,飞控、航电、液压等多个核心系统,也是由国外供应商提供。

C919项目常务副总设计师陈迎春说,系统集成对主制造商是个很大的挑战,就像到菜市场买鱼、买肉,要做成一席菜,还要做很多工作。

更为紧迫的是,9月25日,欧洲空中客车公司生产的A320neo从法国航空城图卢兹布拉尼亚克机场首飞,该机与C919同为单通道机型,为A320系列的优化型。在全球单通道飞机中,空客A320的销量仅次于波音737。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透露,空客天津生产线每年生产44架A320,正好是中国市场的所需数量。相对成熟优化的A320与首飞前后的C919,航空公司将面临充分的选择。

不过,尽管首架C919才开始组装,而在一年前,中国商飞即已获得国内的400架订单。

首飞推迟

此前,中国商飞多次表示,要让C919于2014年首飞。

不少供应商为首飞推迟勒紧了裤腰带。吴光辉的秘书胡提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这几年吴光辉一直忙于协调各方关系,54岁的他,头发已全部花白。

但不是所有供应商都愿意等待。也有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的供应商负责人表示,他们现在已不再依赖C919,而去国外寻找其他订单。

供应商之一的航天海鹰(镇江)特种材料有限公司(下称航天海鹰),即因为2014年3月份中国商飞的一份延迟交付通知单陷入困境。总经理高志强此前曾考虑以其所擅长的新材料来推动公司业务发展,但因预计大飞机不会推迟首飞而搁置。高志强说,公司正在将自身拥有的特种材料技术提前进入航空国际转包业务和汽车业务。

还有更难熬的。大举投入大飞机配套产业,却未及时收成,湖南博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的财务账面出现了0.35亿元亏损。其与美国霍尼韦尔公司联合成立的霍尼韦尔博云航空系统(湖南)有限公司为C919提供统刹车系统——2013年净亏损额为0.4亿元。

这让公司名誉董事长、中南大学原校长黄伯云很着急。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告知《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黄伯云曾到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司请求更多政策扶持。

与国内航空工业的巨无霸——央企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的不对称“竞争”,小型和民营供应商微辞更多。一位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他们高层在公开场合会说希望民营企业参与,但具体到一个部门经理,似乎就不这么考虑。他们更希望自己控股。”

中国商飞的最大股东是国务院国资委,占股33%。上海市政府和中航工业同为第二大股东,各占股26%。原上海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上海分院、原上海飞机制造厂(现为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下称上飞),原中航商用飞机有限公司(下称中航商飞)和原上海航空工业有限公司代表中航工业直接成为了中国商飞的主体成员单位。许多骨干人员也多来自中航工业旗下其他子公司,比如洪都航空,中航飞机(原西飞国际,成飞、沈飞和哈飞等。

这些“亲缘”关系让一部分供应商认为,中国商飞的订单偏向于中航工业系统的企业。

中国商飞提供的C919最新机体供应商名录,似乎也可为佐证。中国商飞机体供应商由最初确立的9家变成了11家,增加的两家企业是中航工业西飞控股的菲舍尔航空部件(镇江)有限公司和上飞。菲舍尔取得了航天海鹰的四个工作包中的两个工作包(翼梢小翼和扰流板),另外还有一个复材中央翼工作包。上飞则从民企西子联合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西子联合)获得了RAT舱门工作包,从中航飞机分走了一个中机身-中央翼工作包及另外增加了一个平尾工作包。

商飞的理由

庞大的系统工程,且在初创期,不难发现一些未及理清的纠葛。

比如,2013年5月10日,国家审计署发布了《2013年第9号公告: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2011年度财务收支审计结果》显示:2009年?2011年,中航商飞采购与供应商管理部整建制并入中国商飞所属上飞时,库存的批系统成品无移交清单,上飞也未在其财务账中予以反映,而是以领代耗,形成账外物资。据上飞统计,截至2012年5月底,上述账外存放的研制批系统成品涉及10854件零件,按2012年计划价格测算成本合计2831.75万元。

一位相关部委的官员告知《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中国航空制造业还处于初期阶段,还没有形成一个点面结合的健康的生态环境。这个生态环境应该有参天大树,还有灌木、花草,但现在只有参天大树,以后肯定不会只是中航工业一家独大。

中国商飞似乎也有苦衷。一位接近中国商飞高层的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如果可以,还不如就他们一家来做。有两家作为股东的央企(宝钢集团和中国铝业并没有实质参加到这项浩大工程中来。他说:“每年投那么多钱进去研发航空材料,但他们做出来的东西还不一定挣那么多钱。没市场,他们就没那个动力。”

这位人士还告知,C919系统设备同样存在类似棘手的难题。航电、飞控等都是中国商飞把国际相应领域公司请进来,与中方企业合资生产。其间不无博弈,“他们吵闹两下就影响了项目进度”。

也有观点认为,大飞机制造工程浩大,延迟交付为正常现象。波音在2009年12月15日首次试飞其梦幻飞机787后,遭遇7次延迟才最终交付给首家客户日本全日空航空公司,更何况对于白手起家的中国商飞。

带动作用

不管延迟“正常”与否,中国商飞供应商名录确实带动了一些民营企业发展。

在杭州萧山区,西子联合的航空业务主体浙江西子航空工业有限公司(下称西子航空)坐落在紧邻钱塘江的一片土地上。这里大多数建筑物还处于施工阶段,西子航空一期工程也尚未全部完工,偌大的车间让人感觉有些冷清。

从中航工业西飞退下来加入西子航空任总经理的唐景洲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介绍,西子航空目前的车间有3万多平方米,隔成4个小车间。不久这里将形成年产300架份飞机部件、200万件飞机零部件的零件加工及部件装配生产能力,并逐渐建成集总部、研发、制造、销售为一体的飞机零部件制造基地。一期全部达产后年产值将达10亿元以上。

西子航空是中国商飞最初确定的C919九大机体供应商中唯一的民营企业。前述相关部委的官员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中国商飞有意扶持几家民营企业。来自中国商飞的数据显示,最初报名参加中国商飞C919机体结构系统设备的供应商招投标的企业数达400多家。

9月6日,又一家民营企业成为了C919的供应商。深圳市沃尔核材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一份《关于公司产品进入中国商用飞机有限公司供应商体系的公告》,以电力电缆为主业的沃尔核材所产“CEHS1000系列热收缩绝缘套管”相关质量体系及工艺过程,满足中国商飞对标准件供应商的质量体系工艺过程的控制要求,成功晋级为C919供应商。

但更多民营企业没有这么的好运气。中国商飞项目管理部一位负责人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有些企业根本就不合条件,他们从未接触过大飞机的业务。”在2009年关于机体结构和系统设备的招标中,报名的400多家企业中有近300家在初审时被淘汰。

西子航空最初也是个门外汉。2009年5月,西子航空如愿以偿,成为了国产大飞机C919供应商。

进入中国商飞供应商名录,给西子航空带去了巨大收获。西子航空随后与空客、加拿大庞巴迪宇航等世界航空制造企业进行沟通和洽谈,并在2013年成为庞巴迪宇航部件供应商之一。2014年8月21日,西子航空向庞巴迪宇航交付了首件Q400飞机部件。

市场换技术

对中国商飞来说,他们需要更多的国内供应商,才能牢牢地在航空市场站稳脚跟。

一位不愿具名的供应商负责人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中国商飞的首架国产支线飞机ARJ21-700,从2008年5月开始试飞,到现在还没有取得适航认证,这是有原因的。“从麦当劳到肯德基,从波音到空客,从可口可乐到百事可乐,都是一个行业两家巨头,出现第三家,他们互相就会来挤压你。”

有外媒曾撰文称,C919客机是中国叫板航空业双雄——空客和波音的一场“豪赌”。

从中国商飞目前的供应商数据来看,大飞机C919项目Ⅰ类供应商有47家,Ⅱ类供应商有27家,Ⅲ类供应商有70家以及3家协作单位,总计147家,但约一半左右为外资企业或本土注册的外资企业。

中国商飞如此布局是为了获得核心技术。一位前英国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外资成为C919供应商需付出交换条件。C919配置的发动机原本是罗尔斯?罗伊斯制造,最后配置的是GE的发动机,原因就是罗?罗不愿意用技术换市场。

这也是波音和空客把其供应商布局到中国的模式。不过,波音和空客把部分非核心零部件给中国企业生产,前提是中国的航空公司采购他们的飞机。

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统计,截至2013年底,波音销售给国内三大国有航空公司的飞机为733架,略低于空客的735架。

全球第二的空客在中国成为第一,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空客将更多零部件转包给中国公司来生产,并在天津设立了全球第三个总装厂。

中国商飞内部期刊发表的《波音、空客国际化历程的战略研究》一文显示,尽管波音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将零部件转包给中航工业西飞,但进入2000年后国际化的第三阶段时,空客布局中国的速度远快于波音。因此,在中国市场上波音未能取得更多的市场机会。

中国商飞如此布局,是否能够真正掌握欧美制造商的先进技术?吴光辉表示,他们执行的是国际通行的“主承制商和供应商”管理模式,中国商飞对C919拥有完整的自主知识产权。

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机系主任黄俊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中国政府还是要注意谨防重蹈汽车业覆辙,市场被国外占有了,技术却未掌握。如果核心技术还在外国人手里,迟早要受人牵制。”

http://top.sina.cn/finance/2014-10-10/tnews-ianfzhni9941006.d.html?pos=108&vt=4

F-35战机起火原因查明 将增大第三级整体叶盘风扇叶片叶尖径向间隙

美国国防部F-35项目负责人Christopher Bogdan中将称,导致7月3日F-35机队停飞的那起火灾事故源于F135发动机第三级整体叶盘风扇叶片与机匣摩擦。普惠公司将增大事故发生区域的间隙。

美国国防部F-35项目负责人Christopher Bogdan中将称,导致7月3日F-35机队停飞的那起火灾事故源于F135发动机第三级整体叶盘风扇叶片与机匣摩擦。

第三级整体叶盘位于F135风扇部分的最后,将空气压缩后送入核心机。风扇的每一级由位于机匣内的静子和转子组成,机匣内壁衬有耐磨层以保持叶尖和内部之间紧密的间隙。足够小的叶尖间隙能够降低压力损失,并允许发生一些摩擦。着火的AF-27号飞机的发动机叶片摩擦情况远远超出了设计范围, 产生了额外的热量和叶片上的微小裂纹。由此导致的高循环疲劳失效导致叶片发生“破碎”,并引发6月23日的火灾。

有消息称,6月23日在埃格林空军基地发生地面着火事故的F35 在3周前完成了一次测试过载、滚转和偏航性能特性的机动飞行。该机动飞行只持续了约2秒钟,造成了F135发动机风扇部分的钛叶片与机匣的过度摩擦,金属达到了近1900华氏度(1311K)的高温,而正常水平为1000华氏度(811K),金属因此产生了微裂纹。    几周后的那次起飞中,叶片断裂并穿入左后油箱,造成飞机后部着火,Bogdan称是油箱引起了着火。

发生着火事故后飞行员及时从飞机逃离未有受伤,但飞机大部分被毁坏。Bogdan拒绝承认飞机“完全损失”,因为项目办公室计划重新使用仍可使用的某些部件。

美国国防部高级官员表示,目前这一问题仍是独立事件,对已经投入使用的98台F135发动机进行检查后,并没有发现其他发动机有类似现象。博格丹表示,已经掌握了主要证据,并对故障有了相当充分的理解。现有证据表明,故障并不是一个系统性的重大设计问题,与以往的任何故障也并无关联。普惠公司将承担发动机改进的成本,可能包括推进系统的部分重新设计,以使事故发生区域的间隙更大。发动机原型部件可能最早于10月中旬进行测试,同时项目办公室正在开发一项新的发动机健康诊断程序,作为短期修改措施,以更好分析载荷增加后发动机的表现。

普惠公司正在对第一级风扇的整体叶盘转子进行重新设计,包括用实心叶片替换空心设计。去年下半年一次地面试车中,F135发动机叶片断裂,被归咎于空心叶片裂纹。而今年6月23日发生问题的F135发动机第二、三级风扇都采用了实心叶片。普惠公司已经向联合项目办公室提交了计划,以批准第一级实心叶片的生产计划,目前该计划已经在评审中。普惠公司表示,这一工作与6月份的着火事故无关。

2014年飞机失事一览 遇难1003人

2014年飞机失事一览 遇难763人 3月8日,马航MH370失联 239人失踪 5月17日,老挝运输机坠毁 16人遇难 7月17日,马航MH17被击落,298人遇难。

7月23日,台航GE222迫降失败,47人遇难。

7月24日,阿尔及利亚AH5017坠毁,116人遇难。 7月27日,俄罗斯空军一架米格-29战斗机坠毁,1人遇难
8月10日 一架伊朗客机坠毁 39人遇难 8月13日 巴西总统候选人坠机遇难

2月11日,阿尔及利亚77人遇难
2月11日,阿尔及利亚东部乌姆布瓦吉省发生一起军用飞机坠毁事故,造成77人遇难。

3月8日,马航MH370失联  239人失踪

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吉隆坡飞往北京的MH370航班,于凌晨2:40失联。机上共有239人,载有154名中国乘客,机上乘客共来自于14个国家。

5月17日,老挝运输机坠毁 16人遇难

 隶属于老挝空军的安74-300型运输机当地时间17日6时15分(北京时间7时15分)左右在东北部川圹省一片丛林地带坠毁,16人遇难,1人生还。

7月17日,马航MH17被击落,298人遇难。

7月17日,从荷兰阿姆斯特丹飞往马来西亚吉隆坡的马航MH17航班在靠近俄罗斯的乌克兰边境地区坠毁,机上298人全部遇难。

7月23日,台航GE222迫降失败,48人遇难。

7月23日,中国台湾复兴航空GE222航班在澎湖西溪村坠毁,造成机上48人死亡,10人受伤。

7月24日,阿尔及利亚AH5017坠毁,116人遇难。

7月24日,阿尔及利亚航空公司一架从布基纳法索首都瓦加杜古飞往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的航班在邻国马里坠毁,机上116人无一生还。

7月27日,俄罗斯空军一架米格-29战斗机坠毁,1人遇难

飞机坠毁在距离俄罗斯南部阿斯特拉罕市30公里的机场区域,一名飞行员死亡。据初步判断,事故原因可能是机械故障。

米格-29是米高扬飞机设计局研制的第四代轻型战机,于1983年正式服役。作为俄军现役主力战机之一,米格-29战斗机主要用来摧毁空中与地面目标,最高时速能达到2450公里,最高爬升高度为1.8万米。

8月10日 一架伊朗客机坠毁 39人遇难

8月10日,北京时间12时50许,德黑兰梅赫拉巴德机场起飞,坠毁于阿扎迪镇。失事客机型号:Iran-140 ;伤亡:39人丧生,包括7名儿童 ,9人受伤。坠毁原因:疑是发动机故障。发生事故客机属于伊朗塞伯汉航空公司(Sepahan Airlines)。

8月13日 巴西总统候选人坠机遇难

一架塞斯纳560XL型飞机13日早晨从里约热内卢起飞,原计划在距离圣保罗市86公里的桑托斯军事基地降落,但飞机坠毁在桑托斯一处居民区。巴西社会党主席、总统候选人坎波斯在失事飞机上。至少有7人在事故中遇难,其中包括坎波斯的几名顾问。此外,飞机坠毁地点也有3名居民被送往医院,具体伤亡情况目前尚不清楚。

  失事飞机属于一家私营航空公司。该公司公关部门表示,飞机在准备降落时遭遇恶劣天气,空管部门随后与飞机失去联系。

坎波斯前往桑托斯参加竞选活动。坎波斯今年49岁,现为巴西社会党主席、总统候选人,最新民调显示其支持率为10%,曾任巴西伯南布哥州州长。

12月28日亚航QZ8501航班162人遇难

12月28日,亚航一架载有162人,从印度尼西亚泗水飞往新加坡的QZ8501航班(空客A320型客机)
失去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