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飞机失事一览 遇难1003人

2014年飞机失事一览 遇难763人 3月8日,马航MH370失联 239人失踪 5月17日,老挝运输机坠毁 16人遇难 7月17日,马航MH17被击落,298人遇难。

7月23日,台航GE222迫降失败,47人遇难。

7月24日,阿尔及利亚AH5017坠毁,116人遇难。 7月27日,俄罗斯空军一架米格-29战斗机坠毁,1人遇难
8月10日 一架伊朗客机坠毁 39人遇难 8月13日 巴西总统候选人坠机遇难

2月11日,阿尔及利亚77人遇难
2月11日,阿尔及利亚东部乌姆布瓦吉省发生一起军用飞机坠毁事故,造成77人遇难。

3月8日,马航MH370失联  239人失踪

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吉隆坡飞往北京的MH370航班,于凌晨2:40失联。机上共有239人,载有154名中国乘客,机上乘客共来自于14个国家。

5月17日,老挝运输机坠毁 16人遇难

 隶属于老挝空军的安74-300型运输机当地时间17日6时15分(北京时间7时15分)左右在东北部川圹省一片丛林地带坠毁,16人遇难,1人生还。

7月17日,马航MH17被击落,298人遇难。

7月17日,从荷兰阿姆斯特丹飞往马来西亚吉隆坡的马航MH17航班在靠近俄罗斯的乌克兰边境地区坠毁,机上298人全部遇难。

7月23日,台航GE222迫降失败,48人遇难。

7月23日,中国台湾复兴航空GE222航班在澎湖西溪村坠毁,造成机上48人死亡,10人受伤。

7月24日,阿尔及利亚AH5017坠毁,116人遇难。

7月24日,阿尔及利亚航空公司一架从布基纳法索首都瓦加杜古飞往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的航班在邻国马里坠毁,机上116人无一生还。

7月27日,俄罗斯空军一架米格-29战斗机坠毁,1人遇难

飞机坠毁在距离俄罗斯南部阿斯特拉罕市30公里的机场区域,一名飞行员死亡。据初步判断,事故原因可能是机械故障。

米格-29是米高扬飞机设计局研制的第四代轻型战机,于1983年正式服役。作为俄军现役主力战机之一,米格-29战斗机主要用来摧毁空中与地面目标,最高时速能达到2450公里,最高爬升高度为1.8万米。

8月10日 一架伊朗客机坠毁 39人遇难

8月10日,北京时间12时50许,德黑兰梅赫拉巴德机场起飞,坠毁于阿扎迪镇。失事客机型号:Iran-140 ;伤亡:39人丧生,包括7名儿童 ,9人受伤。坠毁原因:疑是发动机故障。发生事故客机属于伊朗塞伯汉航空公司(Sepahan Airlines)。

8月13日 巴西总统候选人坠机遇难

一架塞斯纳560XL型飞机13日早晨从里约热内卢起飞,原计划在距离圣保罗市86公里的桑托斯军事基地降落,但飞机坠毁在桑托斯一处居民区。巴西社会党主席、总统候选人坎波斯在失事飞机上。至少有7人在事故中遇难,其中包括坎波斯的几名顾问。此外,飞机坠毁地点也有3名居民被送往医院,具体伤亡情况目前尚不清楚。

  失事飞机属于一家私营航空公司。该公司公关部门表示,飞机在准备降落时遭遇恶劣天气,空管部门随后与飞机失去联系。

坎波斯前往桑托斯参加竞选活动。坎波斯今年49岁,现为巴西社会党主席、总统候选人,最新民调显示其支持率为10%,曾任巴西伯南布哥州州长。

12月28日亚航QZ8501航班162人遇难

12月28日,亚航一架载有162人,从印度尼西亚泗水飞往新加坡的QZ8501航班(空客A320型客机)
失去联系。

世界上政要遇难的空难

世界上政要遇难的空难 2014年 8月13日 巴西总统候选人坠机遇难 2014年5月17日 老挝政府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当斋·皮芝 2010年4月10日 波兰总统莱赫·卡钦斯基  2008年12月7日 菲律宾3名副部长和总统阿罗约的高级军事助理克礼特准将 2005年7月30日 苏丹副总统约翰·加朗 2004年2月26日 马其顿总统特拉伊科夫斯基

 2014年 8月13日 巴西总统候选人坠机遇难

一架塞斯纳560XL型飞机13日早晨从里约热内卢起飞,原计划在距离圣保罗市86公里的桑托斯军事基地降落,但飞机坠毁在桑托斯一处居民区。巴西社会党主席、总统候选人坎波斯在失事飞机上。至少有7人在事故中遇难,其中包括坎波斯的几名顾问。此外,飞机坠毁地点也有3名居民被送往医院,具体伤亡情况目前尚不清楚。

  失事飞机属于一家私营航空公司。该公司公关部门表示,飞机在准备降落时遭遇恶劣天气,空管部门随后与飞机失去联系。

坎波斯前往桑托斯参加竞选活动。坎波斯今年49岁,现为巴西社会党主席、总统候选人,最新民调显示其支持率为10%,曾任巴西伯南布哥州州长。

 2014年5月17日  老挝政府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当斋·皮芝

    隶属于老挝空军的安74-300型运输机当地时间17日6时15分(北京时间7时15分)左右在东北部川圹省一片丛林地带坠毁。

失事飞机上载有包括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府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当斋·皮芝、公安部部长通班·森·阿蓬和万象市市长在内的17人。目前确认包括上述人员在内的16人遇难,另有1人生还,生还者为随行医护人员。该消息人士还确认,遇难者中有两人是在被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的。

当斋是老挝著名军事家和政治家,军衔至中将。

       2010年4月10日 波兰总统莱赫·卡钦斯基

  波兰总统莱赫·卡钦斯基乘坐的飞机在俄罗斯斯摩棱斯克“北方”军用机场附近失事,96人遇难,包括总统在内的很多波兰高官。

  2008年12月7日  菲律宾3名副部长和总统阿罗约的高级军事助理克礼特准将

  菲律宾一架总统府专用直升机在北部山区坠毁,机上8人全部遇难,包括3名副部长和总统阿罗约的高级军事助理克礼特准将等多名政府官员。

  2005年7月30日 苏丹副总统约翰·加朗

  苏丹副总统约翰·加朗乘坐乌干达总统专机返回苏丹南部途中,由于气候恶劣,能见度极低,飞机撞在山坡上,加朗遇难身亡。

  2004年2月26日  马其顿总统特拉伊科夫斯基

  马其顿总统特拉伊科夫斯基乘坐的飞机在波斯尼亚南部山区坠毁,特拉伊科夫斯基总统本人在飞机失事中死亡。

  1994年4月6日

  时任卢旺达总统哈比亚利马纳和布隆迪总统恩塔里亚米拉乘坐的飞机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机场降落时遭火箭弹袭击坠毁,引发卢旺达大屠杀。

  1988年8月17日

  巴基斯坦总统哈克乘飞机在距离巴哈瓦尔普尔7公里处高空爆炸,哈克和巴三军参联会主席拉赫曼上将等20多名高官和美驻巴大使均遇难。

  1986年10月19日

  莫桑比克总统萨莫拉·马谢尔乘坐的飞机由赞比亚回国途中在南非东部边界附近坠毁,机上38名乘客仅4人幸存,马谢尔遇难身亡。

MD-83客机资料

MD-83飞机属于MD-80系列,配备两台JT8D-219涡扇发动机,最大起飞重量为72575千克,载155名乘客可飞行4635公里。1984年12月17日首次试飞,1985年获美国联邦航空局型号合格证,1985年首架MD-83交付给阿拉斯加航空(Alaska Airlines)。

MD-80系列飞机是80~90年代最畅销的中短程客机,共生产近1200架,目前已经停产。MD-80系列的主要型号包括:MD81基本型,MD82改进型,MD83远程型,MD87机身缩短型,以及MD88(为达美航空特别研制)。

驾驶舱:双座座舱布局

载客人数:一级座舱布局(172人)、典型两级座舱布局(155人)

机身长度:147英尺8英寸

翼展:107英尺8英寸

机翼面积:1209平方英尺

尾翼高度:29英尺7英寸

机身宽度:11英尺

载货容积:1103立方英尺

空机重量:79700磅

最大起飞重量(MTOM):160000磅

巡航速度:0.76马赫

满载情况下的最大航程:2500海里

所需跑道长度:干跑道:5000英尺、湿跑道:5700英尺

最大燃油量:7000美加仑

动力装置:2台普惠JT8D-200系列发动机

最大推力:18500-21000磅

· 2007年10月30日,土耳其Atlasjet航空一架MD-83飞机在伊斯帕尔塔坠毁,机上57人全部遇难。

· 2000年1月31日,美国阿拉斯加航空公司一架MD-83飞机在洛杉矶附近海域坠毁,83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 2012年6月3日:德纳航空公司(Dana Air)一架从阿布贾飞往拉各斯的MD-83型客机坠毁,机上153人全部遇难,并造成地面大量人员伤亡。据维基百科,可能原因是双引擎故障导致的迫降失败。

2014年7月24日:阿尔及利亚航空公司一架AH5017民航客机(一架租赁的MD83)。24日在布基纳法索首都瓦加杜古起飞50分钟后与地面失去联系。飞机上有包括110名乘客,2名飞行员及4名机组人员。

历史上的民航客机被击落事件 共14架民航客机被击落 1399人遇难

61年来共14架民航客机被击落 1399人遇难

  △图为西伯利亚航空同型飞机

  2001年10月:俄罗斯西伯利亚航空公司图-154客机被乌克兰导弹误击,客机上78人遇难。

1988年12月:阿富汗一架安-32客机被巴基斯坦战斗机击落,客机上25人全部遇难。

△图为文森斯号巡洋舰发射标准SM2导弹

1988年7月:伊朗一架A300客机被美国“文森斯”巡洋舰击落,客机上290人全部遇难。

1987年2月:伊拉克一架安-26客机被巴基斯坦地空导弹击落,客机上43人全部遇难。

1986年8月:苏丹一架F-27客机被反政府武装地空导弹击落,客机上60人全部遇难。

1985年9月:伊拉克一架安-26客机被反政府武装地空导弹击落,机上52人全部遇难。

  1985年2月:安哥拉一架波音727客机被反政府武装地空导弹击落,机上26人全部遇难。

△韩国客机飞行偏离航线示意图

1983年9月:韩国一架波音747客机被苏联苏-15战斗机击落,客机上269人全部遇难。

1979年2月:罗得西亚子爵号客机被游击队地空导弹击落,造成客机上59人全部遇难。

  迫降在结冰湖面上的大韩航空902航班

  1978年4月:韩国一架波音707客机被苏联苏-15战斗机击中,飞机迫降,2人遇难,108人获救。

  1973年2月:利比亚一架波音727客机被以色列F-4战斗机击落,客机上108人遇难。

  △图为以色列航空同型飞机

  1955年7月:以色列一架L-149客机被保加利亚战斗机击落,造成客机上57人全部遇难。

1953年10月:瑞典一架DC-4客机被以色列战斗机击落,造成客机上35人全部遇难。

兰德公司看衰中国大飞机

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新出炉一份报告,这份报告的主题是中国寻求自主研制一款客机与波音(Boeing)和空中客车(Airbus)竞争。北京投入了至少70亿美元用于研制C919单通道飞机,还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用于研制更小的ARJ-21支线飞机。C919客机对应的机型是波音737和空客A320。C919和ARJ-21已经研制了数年时间,但预计这两款飞机一时半会还都无法进入商业服务阶段,不过ARJ-21至少已经进行了几次试飞。

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新出炉一份报告,这份报告的主题是中国寻求自主研制一款客机与波音(Boeing)和空中客车(Airbus)竞争。北京投入了至少70亿美元用于研制C919单通道飞机,还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用于研制更小的ARJ-21支线飞机。C919客机对应的机型是波音737和空客A320。C919和ARJ-21已经研制了数年时间,但预计这两款飞机一时半会还都无法进入商业服务阶段,不过ARJ-21至少已经进行了几次试飞。

几十年来,北京一直把拥有生产客机的能力视为一个重要目标,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显示中国的工业能力。上世纪70年代,中国生产了一款类似于波音707的飞机(运十),但事实很快就证明中国航空企业执飞这一机型的成本太高,该项目于1983年终止。上世纪80年代,北京继续推动飞机研制,鼓励外国飞机制造商在中国生产飞机,以便让中国管理人员和工程师能够学习外国的技术。

这类安排中最知名的是麦道公司(McDonnell-Douglas)在中国组装单通道麦道-82和麦道-83的协议。麦道并入波音,停止生产这两款飞机后,交易随之终止,但这对中国来说似乎是一次成果格外显著的学习经历:ARJ-21支线飞机与麦道-82惊人地相似,不过北京坚持说ARJ-21是利用自主技术研制的。

虽然中国已经组装出“麦道-82/83”飞机(有几架出口到美国),而且最近制造了空客飞机和种类繁多的飞机零部件,但中国的工程师们尚未掌握自主设计客机的技术。其原因在许多中国通看来并不陌生:中国企业软实力不够。

航空业最重要的软实力是在又长又广的供应链上协调成千上个零部件的生产。实践证明,即使是波音和空客,要使用它们最复杂的供应链来生产它们最新、最尖端的飞机也绝非易事。而在中国,按照兰德报告的说法,即便用30年前的老技术生产飞机也依然困难重重。当这些零部件送到工厂最后组装的时候,不匹配的问题就会暴露出来。

兰德还就中国飞机项目对下游产业的影响提出了几点有趣的思考。中国政府希望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并优先发展服务业而非重工业,但这与中国传统的工业政策发生了冲突。

从逻辑上讲,最有可能购买国产飞机的应当是中国国有航空公司。有迹象表明,政府已经向它们施压,要求它们购买。然而对这两款国产飞机,国有航空公司还是唯恐避之不及。兰德援引一位消息人士的话称,一位航空公司高管在谈话中将国产支线飞机称作“笨飞机”,另一位高管则质疑小型支线飞机在中国是否有利用价值。

国有航空公司在许多方面都可以作为国企改革的样本。一些国有航空公司已经在海外上市,管理日趋专业化,成本结构和客户服务不断完善,而且航空公司属于服务业。所以,如果中国政府想推进国企改革,那么可以推断这就是他们想要实现的目标。

相比之下,研制C919和ARJ-21的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Commercial Aircraft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 简称:中国商飞公司)绝对是一家拥有政治资源、廉价资本和垄断地位的老式国有企业。现在的问题是,航空公司如果被迫与“未改革”的国企合作,可能再度被拖下水。

C919和ARJ-21的研发基于很早以前的西方技术,所以燃油效率很值得怀疑,飞机的维护成本和可靠性也一样。人们是否愿意乘坐这样的飞机,航空公司心里没底。在消费者可以自由选择的汽车市场,由于国外品牌在质量和安全性能方面声誉良好,仍然在中国占据主导地位。

如果中国政府改革国有企业的态度是认真的,就应该允许那些已经做出重大内部改进的国有航空公司试着从商业角度出发来决定购买哪些飞机。要是为了飞机项目的成功而强迫航空公司就范,就会破坏国企改革。

这只会让高铁项目冲击下的航空公司雪上加霜。中国利用据称是自主研发的技术建设的高速铁路网络,是中国政府最成功的交通运输相关产业政策。享有国家资源的铁路运营商铺设了长达几千公里的高速铁路,而上面行驶的高铁给航空公司造成了竞争压力。国有航空公司对一款并不划算的本土飞机缺少兴趣,一方面也是因为面临高铁的激烈竞争。

也许中国政府真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许有朝一日,中国商飞公司真的能与空客和波音一争高下。假以充足的时间和资金,中国商飞公司或许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正如兰德报告所指出的,实现这个目标不是无代价的,事实上,可能与中国政府承诺的促增长措施背道而驰。

转载:http://cn.wsj.com/gb/20140411/opn081043.asp